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绿色征途掉宝副本 >> 正文

【浪花】爱在心里 (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叶莺对这句话的含义,现在算是亲身体会到了。

在一年一度的例行体检中,叶莺的母亲被查出了癌症。医院大夫劝她手术切除,她不肯。她说:“你们说我得了癌症,可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不疼不痒的,一切正常,我干嘛要去挨那一刀?”大夫说:“你现在没感觉不等于永远没有感觉。癌症是要发展的,等到了晚期再作手术就来不及了。”

叶母仍然不肯开刀,坚持吃药,作保守治疗。

叶母不作手术,不仅是不愿意挨那一刀,也是因为手术费用太贵。她打听过,要作一个癌切除,除了手术费之外,还有检查费、治疗费、药费等,总共得花二十万。对于她来说,二十万简直是个天文数字。她和女儿两人的月工资不足五千元,除了生活费所剩无几。正在青春期的女儿不穿名牌,不用高级化妆品。她总觉得对不住女儿。别说没有二十万,即便有了,她宁肯留给女儿,也不愿作手术花掉。

叶莺的同事小青来到叶莺家,给了她一个大信封。叶莺问是什么。小青说:“爱心!给你的。”

叶莺打开一看全是百元大钞。面对叶莺惊诧的目光,小青说:“是医院护士站同事们的捐款。”

叶莺表情严肃嘴唇紧闭。小青补充说:“不全是护士站的,也有一部分其它科的。”

叶莺仍不语,目光凝重。小青赶紧解释:“不是我领头的!是护士长动员大伙捐的。她说,她想跟领导建议咱们医院成立一个癌症救济基金,专门用来补助医院职工和家属中的癌症患者,由全院的医生护士自动捐款,同时也向社会募捐。她还说……”

叶莺大声问:“护士长怎么知道我妈要动手术?”

小青说:“咱这么一个县医院,就这么几个人,啥事不能知道?你也别撑着了,赶紧回去好好劝劝叶老师,把手术做了吧,这种病越拖麻烦越大,花钱越多。咱们都是医院的人,还不知道早发现早治疗的道理?咱都明白,问题是在钱上。可是再没钱病也得治。大伙捐的这点钱也解决不了啥问题。这只是一份心意,也是劝你早作决定。我想好了,你就去找他吧。这时候不去啥时候去?你要不好意思,我替你去!”

叶莺问:“找谁?”

小青说:“明知故问!好男人呗!”

叶莺把大信封扔给小青:“谁给你的,你还给谁去!我可背负不起这么多的人情。”

小青说的好男人是叶莺的同学,姓郝,叫郝男多,外号好男人。郝男多和叶莺两家是邻居。男多的家里是最早有缝纫机的。开始是给自己家里人缝补衣服,后来做活的手艺精了,就做衣服卖;再后来不做了,干脆到外地买衣服回来卖。先在附近的城市买,后来发现南方城市的衣服便宜,就到广州去进货。郝家是县城第一家个体户,也是第一家万元户。他们的服装生意越作越大。时至今日,“郝好服装”成了县城第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家商业品牌公司,在本县和外县有好几家连锁店。

郝男多和叶莺从小学一年级就是同班同学。除了吃饭睡觉两人各自回家,其它时间都在一起,耳鬓厮磨情同兄妹。高中毕业后,叶莺进医院当了护士,郝男多跟着父亲作生意。

情窦初开,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俩却都没有动静。父母偶尔问起来,两人都应付说不着急。同事们有开玩笑的,有给他们撮合的,也有认真给介绍对象的,他们也都一笑了之,搪塞过去。其实,他们这样遮遮掩掩躲躲闪闪,恰好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们心中并非没有人,而是没有别的人,只有他们自己的意中人。他们彼此心存好感,可是谁也不敢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男多喜欢叶莺。叶莺漂亮,学习成绩好,不自私,在学习上愿意帮助别人。高中毕业时,家里本想让男多考大学。男多怕考不上白费劲,主要还是怕上了大学就再见不到叶莺了,不愿去。家里也不勉强,生意上的事越来越多,就让男多跟着做起生意来。

叶莺也自幼就喜欢男多,把他当自己的哥哥,整天跟在他的后面跑来跑去。在学校里,从小学到高中,男多一直是班干部。他似乎天生就是当干部的材料。所有的同学,尤其是女同学,都愿意听他召唤,听他摆布。高中毕业时,母亲让叶莺考大学。她不愿意,说是不愿离开妈妈,实际是不愿离开男多。

在家里人给他们张罗婚事的时候,他们嘴上说不着急,实际上已经为这事纠结很久了。男多觉得自己是个体户,他不想再找个体户的媳妇。可是有工作的姑娘,谁愿意嫁给个体户?他始终对叶莺敬而远之。叶莺虽然一直对男多怀有好感。可男多现在是少东家,是小老板了。他身边的姑娘一定少不了。叶莺想作老板娘也轮不到她,所以她在男多面前表现得越来越矜持。

小青来到郝男多跟前,和他说了叶母身患癌症的事。郝男多二话没说,当即拿出了二十万元,和小青一起上医院给叶母交了手术费。当收费员问交款人的名字时,男多在交款单上写了叶莺的名字。小青深受感动,向男多表示感谢。男多说:“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毕业,叶阿姨一直都是我的老师,叶老师的恩情我终身报答不尽。”

交完费,小青和郝男多一起去叶莺家劝说叶母住院作手术。行前她们俩专门去了一趟超市,买了许多食品和保健品。

叶母见郝男多来了十分高兴,拉着他的手不停地叫着“多多”,问长问短。男多忙给叶母道歉,说生意太忙,没来看老师。叶母说:“我知道,就你最忙。你们三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依我看,还是多多最有出息,别看他没有工作。现在没有工作的人越来越多了。其实,工作是什么?工作不就是职业吗?有一份职业,能挣钱养家,又能为国家作贡献,为社会谋福利。这不就是工作吗?你们当护士的是这样,他做服装生意也一样。他给国家交税,就是为国家作贡献,让全县城的人买到好服装就是为社会谋福利。没有他们的工作,你们能穿上漂亮衣服吗?总不能让大伙都上广州去买衣服吧?”

男多说:“老师说得对。她们俩也挺好,在医院当护士,治病救人,受人尊敬。”

叶母问:“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找对象成个家?你不着急,你爸妈也不着急吗?”

男多说:“着急,咋不着急?我爸妈着急,我也着急,其实我比他们还急呢!”

叶母问:“着急咋不找呢?没有合适的?”

男多说:“有合适的,早就找好了。我相中了,就等她一句话。”

叶母笑问:“是吗?是谁呀?我们认识吗?说来听听。”

男多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您的宝贝女儿莺子,叶莺!”

叶莺霎时红了脸。叶母惊奇地扭头盯着叶莺问:“莺子?是你呀!你怎么不说话?你不喜欢多多吗?你怎么不知道给人家递个话儿?”

叶莺说:“妈,您别听他的!他就等我一句话?我还等他一句话呢!他咋不说?”

小青见时机成熟,赶紧说:“好了好了,都不用说了!今天就是递话儿来的!”

叶母不解,问:“今天来递话儿?谁给谁递话儿?”

小青说:“阿姨,是这样的。前天您不是上医院看病去了吗?大夫不是让您做个手术吗?您不是嫌手术得花二十万不想做吗?人家男多一听说这个事,二话没说,立马拿出二十万块钱交了手术费,让您这就去把手术做了。您说,这还不是给莺子递话儿了吗?多明白呀!”

叶母听说,惊得瞪大了眼睛看看男多,又看看莺子,一时说不出话来。小青捅了一下男多让他说话。

男多说:“阿姨,是这样的。听说您病了,大夫建议您做手术您不愿意。我知道了以后很着急,觉得手术必须做,而且越快越好。我怕耽误了,也没跟您商量就先把费交了。我们今天来就是接您上医院去的。”

叶母问叶莺:“你事先知道吗?是你跟多多说的吗?”

叶莺摇头说不知道。

小青说:“是,她不知道。是我让她去找男多。她不好意思。我就去跟男多说了。我知道,跟男多一说,男多肯定帮忙。我也看出来了,叶莺明知男多肯定帮忙,也不反对我去找他。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两人的心早就贴在一起了。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叶母说:“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你们俩也什么都知道,就我不知道。是吗?莺子,是这样吗?”

叶莺点点头:“算是吧。”

叶母又问男多:“多多,是这样吗?”

男多说:“阿姨,是这样的。”

叶母说:“好啊!你们一起来摆布我。可二十万,那不是个小数目。莺子,你拿什么还人家?多多,你怎么跟你爸妈交待?”

小青说:“阿姨,别忘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明摆着就是一家人了,他多多就是您的女婿了,还什么钱呀?给谁还呀?就当是聘礼吧!”

叶母问:“你说得轻巧,这就是一家人了?你们恋爱过吗?你们有爱情吗?马克思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最不道德的。”

小青说:“马克思说的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指封建制度下的包办婚姻,或者是买卖婚姻。那种婚姻当然是最不道德的。咱们的莺子和男多可不是没有爱情的。人家两人是青梅竹马,又是同窗学友。虽然没有谈过,可没谈过恋爱不等于没有爱呀。人家两人是爱在心里。对不对?”

叶母说:“小青说得对。在心里的爱才是真爱。你们两个真的有爱在心里吗?”

男多说:“真的,真有,早就有了,就是不敢说。”

叶莺也轻轻点头说:“有,真的有,我就等着他说呢。”

叶母笑了,说:“好,我相信你们。你们能有这份心,我很高兴,其实我早就觉得你们俩挺般配,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今天这块石头算是落地了。”

叶莺说:“妈,既然您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咱们就去医院把手术做了吧。”

叶母说:“不行。你俩的事是大事,也是喜事,得先办。咱们得搞个仪式,定婚的仪式。”

小青说:“阿姨说得对,应该搞个定婚仪式。不过那得好好准备一下,邀请一些朋友,聚餐,照像,今天是来不及了。咱们还是先去看病,把病治好了,身体棒棒的回来办事。”

男多和叶莺一起拍手赞成。叶母也高兴地说:“那就依你们,咱们先上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呢
天津癫痫病医院有那些
癫痫病手术治疗效果

友情链接:

无所不为网 | 空间在线破解 | 小狗罚站视频 | 九华山景点 | 建筑施工项目管理 | 维生素增长睫毛 | 企业文化墙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