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什么叫改签 >> 正文

【荷塘】雾城(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A城位于吕梁山背斜西北翼,地理位置四面群山环抱,形成一道优美的景,东有东雪山、马蹄山,西南有西雪山。芦芽山,位于县城南25公里的经堂寺乡境内,海拔2736米,山脉呈东北西南走向,绵延百余里,是山西名山之一。如荷叶坪山,属管涔山脉,芦芽山余支,位于县城南30公里处,海拔2783米,顶部有一长5000米,宽500米的平坦地块,形似荷叶,是一个宽阔的天然牧场。附近有好多河流,如朱家川河、县川河、岚漪河三大水系和清涟河等主要河流。属亚寒带大陆性气候的A城,一年中多受季风影响,四季倒也格外分明。冬季长而严寒,雨雪稀少;春季干旱,多风沙天气;夏却无酷暑,雨量高度集中;秋季为时甚短,但阴雨天气恼人的雾常常布满小城,由此小城得一绰号——雾城!

五年前,小城乡村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被害人是一名十八岁的女高中生,叫江可儿。在回家的路上被歹徒掠到乱坟岗的葬窑强奸杀害,歹徒手段残忍,作案老练,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至今对受害人家属没有交代,已经成了悬案!

被害人是贫民家庭出身,铁匠儿子李小田的表妹,当年,李小田念高二,表妹念高一,表兄妹二人如同亲兄妹,他听到这个噩耗几乎要昏厥,他憎恨那些歹徒,发誓要做警察,惩恶扬善。嫉恶如仇的心境让他在困境中更加奋力学习,高中毕业理想地考取了名牌警校。

五年后。

“不好了,不好了!”警校毕业没有找到工作,却从小学了铁匠父亲的手艺做了一级焊工的李小田正在建筑工地电焊铁栏栅。火花喷在他灰色夹克服上,烧了几个豌豆大的痕迹,他忍不住用手一抠,哦!马上出现了几个小洞洞。和他一起干活的小王徒弟取笑他:“李哥,莫不是嫂子给你买的,这么珍惜?”他吹了吹衣服洞口的尘渣,满脸可惜的表情:“小王,说对了,这件夹克服还是你嫂子北京买回来的,我一件他弟弟一件,首都货当然珍贵了。”

突然间电话响起了,是新婚妻子王梅打来要他回家一趟,他起身穿了衣服请假准备回家。小王又取笑他了:“李哥,嫂子想你了,回去多温存温存,我娶了老婆还得向你取经呢,嘻嘻!”

“臭小子!”他在小王头上刮了一下。二人笑起来。

李小田请假回家已经是上午十点。途中要倒车,他还给妻子到购物城买了礼物。不知不觉到了黄昏天,八月的秋风微微吹来,吹得杨树叶子沙沙作响,他背着一个小包走在杂草丛生的山村小路上,口里哼着小曲子: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他唱得正起劲时,耳边好似听到一声“救——命!”这个声音好似从坟墓里发出随风飘来的,微弱、低沉、阴森。他停住了脚步,有点紧张了,心里狂跳起来,自言自语:谁喊救命?耳朵竖起来怔怔听着,却什么都听不到了。他摇了摇头,有点自己笑自己:胆小鬼还是警校毕业生呢!他摸了摸头发,拍了拍胸脯,壮了壮胆,又唱起了歌:好男儿……当……当自强!不过,歌唱得有点声音打颤。突然,“呜啊”一声怪叫,接着一个绿眼睛四只腿的东西在他脚下蹿出,他“哎呀”一声后退几步,背上的包袱掉在了地上,他本来害怕的心里猛然缩紧了,吓的坐在了地上。

“救命,救命……”这个声音随着风又一次钻进了他的耳朵,他屏住呼吸侧过头细细听:“救命……救命……”他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听清楚了,这个声音是从不远处的乱坟岗传出来的,而且这个声音是一个少女的声音,他的眼睛向乱坟岗的方向搜索,脚步磕磕绊绊向那里奔去。

乱坟岗是这一带的死人的归宿,有钱的人家都为逝者做了阔气的葬窑,没有钱的人家就随便挖个坑埋了了事。五年前表妹在这里遇害,至今没有破案。熟悉这一带地界的人几乎晚上不敢路过这里,特别是女孩子一到太阳落山更不敢出门。这里也平静了几年,又有歹徒做案了?他想到此头皮发麻,头发都要竖起了,凭自己警校学到的拳脚功夫,增添了他的心理素质。再次镇静细听,果然是葬窑里传出来的声音:“救命……救命……”他走近的时候,听到喊救命的声音变成了撕裂的哭泣声和哀求声,加之他的害怕心理听得含糊不清:“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

“妹子,我不想伤害你,你就让哥哥亲一亲吧,我跟你一段路了,你太迷人了……”是歹徒的声音。

女孩拼命的反抗:“流氓,救命啊……”

“啪”的一声,他听到是一个耳光的声音,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大喊一声:“住手!”弯下腰进了葬窑。外面已经是上灯的时候了,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少女感觉有人来了,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哥救我,救我!”

“放开她,流氓,泼皮!”他凭耳朵的感觉拉起那个家伙就是一拳,那个家伙站起身不服气地向他挥出了拳头。他感觉劈面来了一股风,他准确地握住对方的手,一用劲拉得向前闪了几步,“哎呀,是你?”一头撞在葬窑的石壁上,双手抱住了头就往外走。他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心里暗暗骂道:流氓!

“姑娘起来,起来……”他弯下腰扶她,一下子摸到她光滑的肩头,她后退了一下:“不要,不要,不要靠近我!”他听到她依然在惊恐之中,缩回了手安慰道:“姑娘,不要怕,起来我送你回家。”姑娘听到他的话心里安慰多了,翻起身在地上两只手乱摸,好像找什么。

“姑娘,你找什么?”

“我的眼镜,我眼睛不好。”她边摸边说。

他弯下腰帮她在地上摸,他摸到了。“姑娘,我找到了。”他递给她手里。二人走出了葬窑。

月光下,他只看到她轮廓秀丽端庄,身材高挑优美,没有看清楚她的眉目。他目光移到她身上,看到她白色的半袖衫已经遮不住胸口了,双手抱住胸前有点哆嗦。他脱下自己的上衣披在她身上,她感激地看了看他;“谢谢!谢谢!谢谢大哥救了我!”她连连感谢。

“不客气,姑娘,你是哪个村庄的?,怎么这个时候走路?一个姑娘家走夜路多危险,五年前我表妹就是这里遇害!”

“哦,太可怕了,”姑娘吸了一口凉气,“我是城里的,我姥姥病了,我来看看.。”

“怎么白天不来走夜路?”

“白天没有时间,白天我还要上课。”

“你是老师?”

“是,初中教师。”

“哦!”

她突然停住脚步:“大哥,你好像认识歹徒?”

他停顿了一下,咽了一下唾液:“我,我不认识啊。你,你,你没有受到伤害吧?”他打量着她。

“没有,谢谢你,太谢谢你了!我带你回我家让我爸爸妈妈好好感谢你。”

“不,不,不要感谢,不要感谢,没事就好!”听起来他说的很轻松,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但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就像平静的湖水投进一颗石子溅起一圈圈的波纹,搅得他不得安宁。“你没有看清歹徒长什么模样?”他这样问。

“没有,蒙面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加之我特别害怕,连歹徒身材高低都没有注意。”

“哦!”他应了一声。

二人又对着不远处的村子里走去,村子里已经一片灯火通明。

“你回去吧,安全了,我走了。”他转过了身。才感觉到背上缺了东西,心里“哎呀丢了”叫了一声就跑。

姑娘伸出手问到:“丢了什么啊?这样急?”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才想起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好报答你?”他没有回答,也许是耳边的风大,没有听清楚她的话。她很失落,身子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衣服掉在了地上,她才发现没有还他衣服。

他急于要找到他的包裹,因为里面“包裹”着他对新婚妻子的一片爱心,他一口气跑到原地,低下头打量。看到地上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他心里喜悦地叫了一声“还在!”他扑过去要抱起来,一只脚踩在了包裹上。随着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想做英雄了!”他抬起头鄙夷地骂了一句:“总比你伤天害理做强盗强吧!”此人收回了腿,得意地说:我做什么都比你有势头,你是什么东西,一个打工仔。”

“呸,什么势头,仗势欺人,傍着你老子县委干部,你横行霸道打打闹闹也不过瘾了,犯法的事都干上了。不是我路过,说不定五年前的悲剧你要重演?”

歹徒听到他的话后退了一步,好似让猎人一箭击中的猛兽,险些跄倒。他月色中注视到他的恐惧的强烈反应,心里猛然一个念头萌生:难道表妹的死与他有关?他的脑子里一阵阵的胡思乱想,看一眼歹徒那比鬼可怕三分的面孔,抱起包裹就要走。

“站住,要不是看在我姐姐份上,我打你趴下,什么五年前五年后,你敢乱说我整死你,你信不信?”他拉住他的胳膊,狠切切地又说:“最好你给我闭嘴。”

“哼!”他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视走了。

他悄悄回到家里已经十点多了,老婆已经睡下了。他将包裹放在客厅茶几上,才发现自己的夹克服披在女孩身上没有取回。他躺在了沙发上,不敢惊动老婆王梅。他很想闭上眼睛睡去,觉得很累,就是睡不着,黄昏时的一幕还在眼前闪现;女孩的求救,小舅子的威胁,脑子里混乱一团:本来平日里和小舅子没什么矛盾,藏窑一遇,完全翻脸了。以后还怎么相处?他感觉口里干燥,喉咙要着火。伸出手取茶几上的水杯“唰”的一下子碰翻了地上。惊得床上的老婆“谁”一声按开了台灯。

“你,你这个死小田,回来也不打声招呼,你想吓死我。”老婆王梅说着,手拍着胸脯,穿着睡衣一瘸一拐下了床。“吃饭没有?”一边收拾地上的碎玻璃片一边问丈夫。

“没有,不饿。小梅,看看我给你买什么东西了。”他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说着打开包袱取出一件漂亮的红色裙子。妻子王梅高兴地坐在他身边,一下子夺过裙子左右看了看:“哇,太漂亮了,老公,谢谢你!”

“自己老公臭客气了,起来穿了让我看一看!”他拉妻子的胳膊。二人同时站起来。王梅利索地脱了睡衣,他帮妻子穿好了裙子,手托着妻子的肩头,将妻子推在穿衣镜面前,王梅对着镜子照了照:“老公,太漂亮了,我好喜欢!”他看着镜子中笑容满面的妻子:“走几步我看看。”他推开他嘟起了嘴:“老公,你,你不要看我走的样子好不好,我走路不美!就这样多好。”她说着伸了伸胳膊。他笑着说:“怕什么,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走路的样子就像独舞的燕子,忽高忽低……”没有等他说完,妻子香唇堵住了他的嘴。

第二天,他早早醒了,看着妻子半醒半睡的姿态,胸脯饱满,肤色黝黑韧性,退去往昔病兮兮的样子。几年的乡村生活,让她变结实了。她出出进进跑几里路到学校讲课,山风吹健康了她的岁月,要是没有跛脚她一定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漂亮女人,可惜了,唉!他叹了一口气,坐了起来,拍了拍脑袋自己嘲笑自己了:傻瓜一个,要不是有点残疾,一个县委办公室主任的女儿能嫁你一个警校毕业找不到工作的乡下穷小子。嘿嘿!他嘴角抽了一下,脸上涌上说不出是甜还是酸的笑意。

“老公,你醒了?”妻子伸了一个懒腰。

“嗯,我还要去工地干活,请了一天的假。”他说着穿好了衣服

“我们刚刚新婚,你陪都不陪我,别人新婚都去外地度蜜月,你连本地陪我的时间都没有。”

“小梅,委屈你了,谁叫你嫁了一个打工仔,再说,我们来日方长,有空我陪你去旅游!”

“老公,你就不能去找我爸爸给你找一份工作,你也是警校毕业生,就是做一个小刑警都比你打工强多了,有了固定的收入。”妻子看着他说。

“我这样也好,我好歹也是一级焊工。自由自在,没有约束。”

“你就是穷好强,好什么好,高空作业要太阳晒死,小田,明天我们回去对我爸爸说一说好不好?”她摇晃丈夫的肩膀。突然间“叮铃铃,叮铃铃”电话响起了。王梅急急忙忙过去拿起电话的同时看了看来电显示,口里说到:“我妈妈的电话,有什么事这么早打来?”电话里音声很高;“小梅。你弟弟去你那儿了吧?你爸爸病了,他去接你回来看一看,顺便住几天,你弟弟刚刚从南方实习回来。住不了几天还要走。”王梅皱了皱眉头,换了一个姿势,电话夹在脖子里,歪着脑袋,一只手拉出了一个凳子坐下了:“我弟弟没有来啊,我爸爸什么病?”电话里着急了:“你弟弟昨天就去你家了,怎么现在还没有去?还是贪玩。你今天上午回来吧。”她答应了一声:“好,我回去,妈妈再见!”

电话里的对话李小田听得一清二楚,他看到妻子挂了电话,他坐到妻子身边问道:“你爸爸病了?”

“是,可能是感冒了,要我们上午就回去,还说我弟弟也回来了,不知去哪里了。”王梅起身准备回娘家打扮打扮。

“回去对你爸爸妈妈说一说,你弟弟所作所为他们知道吗?”他说完看妻子一眼,也起身洗脸刮胡子。

“你这是什么话,我弟弟好着哩,大学文凭,给我父母脸上增光了。这还要你操心,回去还是说一说你换工作的事。”

“做人是看人品,不是看文凭,人品低劣文凭再高等同垃圾,对他人与对社会造成危害文凭不是遮羞布。看来你弟弟在你家人心里好像是最值得炫耀的?”他脸上涂了一层光滑的肥皂泡,对着镜子抿着嘴唇细心地刮了一下胡子。瞟了妻子一眼,他看到妻子不高兴了,再没有开口。

如何预防小儿羊癫疯的发作
癫痫会导致什么危害
抚顺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无所不为网 | 空间在线破解 | 小狗罚站视频 | 九华山景点 | 建筑施工项目管理 | 维生素增长睫毛 | 企业文化墙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