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狗罚站视频 >> 正文

【菊韵】错错错(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田喜林至今也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一直都像是生活在梦幻中,金壁辉煌的卧室,宽大落地窗窗帘缝隙中偷偷钻进来的几缕桔红色早霞的微光,在宽大席梦思大床上跳动了几下,正有一缕落在他的脸颊上。他睁开眼睛,看见身旁赤身裸体的女人,正甜甜地睡在他的臂弯里。粉红红的脸颊上,浅浅的两个小酒窝里,还似残留着几声昨夜狂欢时咯咯咯大笑的笑声。细弯弯的嘴角边上,却总像是若隐若现若有若无地浮动着几丝奇异的苦笑和冷笑,叫他每每目光碰上时,心就会激灵一下,猛烈地颤抖几下。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每当他的眼睛碰上她的眼神,那一双挺美丽挺迷人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底下的那双雪亮雪亮的黑黑眼珠时,就会放射出一道像闪电一样极亮极亮的光,叫他觉得像是有一束强烈的电火花,刺进了他的眼睛里,令他心惊肉跳好一阵子。

也许是在他骑着从同学那儿借来的破自行车,撞上了她的宝马车,宝马被刮掉一大块漆那时,他心里的这种恐惧感就产生了。

他一连跑了十几个招聘会,没有一家单位肯接收他的简历。常常只是扫一眼他简历上的所学专业,园林工艺,就把简历退还给了他。

眼花缭乱,筋疲力尽,肚子又饿得咕咕响;心神不定,心不在焉,根本没注意迎面缓缓开过来的那辆宝马车。

一身珠光宝气的女人,很像是从银幕上走下来的哪个电影明星,用她雪亮的大眼睛,盯住他一脸的惊恐说:上车吧!跟我走。

他一直猜不出她的年龄,是二十多三十多还是四十多,就像那些千变万化的影星们,你是很难猜出她们的真实年龄的。也猜不出她们是否整过容。

一顿叫他目不暇接的丰盛大餐,更叫他如坠云里雾中,不知她要他怎么样?

你是学园林工艺的吧?一直没找到接收单位,是吧!我的小花园,正需要一个搞园艺的,我决定招你了,工资保你满意。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她已经注意他好长时间了,也对他观察了好长时间了。也早已了解和掌握了他所有的底细,甚至于知道他上大学前,就已经有了一个非常要好的女朋友。只等他大学一毕业,有了稳定的工作,他们就结婚成家。他的辅导员,正是她健身房里一个要好的朋友。也是她告诉她说,这个叫田喜林的男生,人老实本分,纯朴的农民家庭出身,是个一生都能靠得住的男人。学校里有好多女生追他,他却一直只钟情于他家乡的那个女孩。

他不知道这个叫曲秀美的女人,为什么这么有钱,她住在本市最高档的一个别墅小区里,带有很大一个小花园的这栋别墅,价值几百万。一见面她就给了他一张20万元的银行卡,叫他把家里的泥草房,翻建成了一栋三层小楼,比本村书记家的小楼还气派。又给他姐夫买了一辆大卡车,他姐夫一直想跑运输。一夜之间,都跨过了小康,成了村里最风光的富裕户。他在心里合计过,就算他能找到一份最挣钱的工作。做到这些,至少也得二十年时间。爹妈和姐姐姐夫都乐得合不拢嘴。连支书村长都上赶子来巴结。

他们没有举行盛大的婚礼,她带他上欧美几个国家度密月,两人一直沉浸在无比温馨甜蜜的幸福之中。他却常常会在拥抱着她亲热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个女人的影子。赶也赶不走的一个影子。那是和他从上初中就要好的女孩,高中时候,她不叫他住校,说食堂伙食太差,叫他住在她家房山头接出来的一个小屋里。她的父亲,那个成天身穿一身工作服的汽车修理工,也把他当成了未过门的姑爷。

喂,你怎么老走神?搂着我这个大美人,你还想别的女人哪?

是的,那个女孩长得不漂亮,普普通通一个女孩,却是一个本本分分实实在在的一个女孩。她考大学落榜了,她说,那你就替我上大学吧。她去当了一名幼儿教师,大学四年,他没有打过一天工,她每月给他寄生活费。

他常常在拥抱着曲秀美亲热的时候,会突发奇想,要是她该多好!把这个叫曲秀美的女人,换成那个叫何丽娟的女人。

宝贝,亲爱的,这些天你得多干我几回,咱们得有自己的孩子呀!要不我这么多财产,谁继承啊?

那时候,何丽娟也跟他说,她非常喜欢孩子,等他们结婚,就先要一个孩子。可是,他却和另一个女人,一个叫曲秀美的女人,一个至今他也不知道确切年龄的女人,一个妩媚妖娆得可与明星媲美的女人结婚了。香车豪宅美女,一直是他和所有男同学的梦想,却只有他一个人,一毕业就实实在在地实现了。实现得一点也不真实,一直觉得是在梦中,却又真真实实地生活在其中了。天上掉馅饼,也不足以形容他从天而降的幸运吧!

她告诉他,她嫁过的那个香港富商,因飞机失事而亡,她只分得了他的一小部分财产,却足够他们用几辈子的。所以,她要找一个可靠的男人。跟她相濡以沫,白头偕老,陪她度过后半生。

听着他海誓山盟,海枯石烂的表白,她一边狂热地亲吻他,一边坚定不移不容置疑地说,你心里永远只能有我一个女人,任何时候都不许再想别的女人,包括你那个前女友。永远永远。

永远永远!——他一边发着誓,一边用自己火热的舌头,擒住她的舌头,于是,她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把头死劲往他的身体里拱。

那时候,在她家小西屋的火炕上,他也是这样,用他火烫烫的舌头缠绕着她柔软软的舌头,她的身子绵软成了一团泥。

他不知道永远到底有多远,他跟曲秀美说过永远,也跟那个何丽娟说过永远,何的父亲,那位一脸连毛胡子四十几岁的汽车修理工,也相信他们会永远下去。

他却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何丽娟发生的这一切,一切的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又是那么顺理成章。他撞了曲秀美的车,却收了他的人,一夜之间就叫他彻底地改变了命运。农村孩子,只能通过上大学改变命运,机会却越来越少,理想和梦想,也越来越遥远,越来越飘渺。而他,只跟她上了她宽大的席梦思,就一下子从地上飞上了天。连他的家庭,都跟着他一夜之间,天翻地覆了。是任何别的女人,根本做不到的,也不可能给予他的。

他知道,他提出跟何分手,她一时难以接受,是会非常痛苦的。但他希望她能理解他的选择。她不也一直希望他和他的家庭,能彻底改变贫困的命运吗?他和她都无法做到。而对于曲,却只是举手之劳。他又能怎么选择呢?

他一直不敢见何丽娟,即使回家路过县城,他也没有停留,他怕她的眼泪,怕她的哭声,更怕他心灵的剧烈刺痛。他知道自己是一个负心汉,他不敢面对她。

她却一封信也没给他回,一个电话也没给他打。她似乎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但是,他却常常觉得她依然深深刻印在他心灵深处的某个地方,很深很深的一个地方。

他觉得他内心深处的这个秘密,曲不会发现不会发觉。但是,她却常常能从他的眼神中,察觉到一些什么。有时候她也会宽容地一笑说我知道你又想那个女孩了。她比我漂亮吗?要是她比我漂亮,我就让位,把你让给她。

没有!没有!没有!他极力否认。

曲却长长叹了一口气,眼神里一下了充满了忧伤,声音也变得凄婉:有些事情,真是你想忘记也永远无法忘记的。那时候我在港资那家大酒店里打工,那个香港老板一下子看中了我,要带我去香港,我离开他们的时候,她才只有一岁……真像作梦一样,我一直不敢回忆,我知道他们恨我,不会原谅我。

她竟然低声啜泣起来。而他却听不明白她说这些话的意思。又不敢问。但是他知道,她可能心中也隐藏着一个什么,一个令她不敢回忆,又常常会不自觉回忆的一个什么。

她满脸泪水地扑进他的怀里,叫他紧紧地抱住她。她的双肩依然在他的怀抱里不停的耸动着。她哭得好伤心好伤心。

她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他该怎么安慰她。她的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另一个女人的影子,她也曾这样哭泣过,不是为高考落榜而哭泣,是说到父亲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地潸然而落。她说父亲又当爹又当妈,一把屎一把尿把她抚养大,怕她受委屈,一直没有再找女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妈妈是得了一种急病死的,一张照片也没留下,她一直不知道妈妈长得什么模样。她从小就很懂事,七八岁就帮助父亲作家务,她尽一切努力想减轻父亲的负担。父亲整天钻在汽车底下,上班下班总是穿着那身灰蓝布的工作服。她说她工作后第一个月开资,就想给父亲买一件像样的衣服。他却把女儿给他买的一身新衣,偷偷寄给了他。他说大学生不能穿得太寒酸,他一个修理工,有一身工作服就够了。

想起这些,他的眼眶又有些潮湿了,却不敢叫曲看见,她会刨根问底不依不饶地逼问他,是不是又想那个小女人了?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她哪点比我好?你说过,她长得一点不漂亮,很普通很普通,家里也很穷。连楼房都买不起,还住在破瓦寒窰里。哪一点值得你留恋?你是不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闲着难受?我给你的任务,你还没完成呢。

任务?什么任务?!他没听懂她的话。他说他想给小花园的树剪剪枝,给花浇浇水,她说那活有园工做,用不着他。他想收拾收拾房间,拖拖地板,她拦住他,说那是保姆干的活。你要想当保姆,就给我一个人当。就在床上侍候我。

过来,快来抱紧我。咱俩得加紧工作,你年轻,你能完成任务的。咱们得后继有人哪!

任务却一直未能顺利完成。他知道曲吃了好多种药,都是台湾香港和外国进口的。却一直未能开花结果。她急得不行,又去拜访了几位有名的老中医,抓回了一大堆中草药。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她曾跟他说过,她原先是有一个孩子的,那时候那孩子还不到一岁,可是,她一走,他们就搬家了,谁也不知道他们搬到哪儿去了。那个男人是不叫她找到他们,永远也不叫她找到他们。他恨她。可她又能怎么样呢?她被那个香港老板占有了,她又那么向往那样的生活,向往灯红酒绿的香港,向往那个她作梦都不敢梦的人间天堂。她除了脸模子好看,除了白皙苗条的身体,别的什么都没有。而她仅凭这些,就过上了多少女人羡慕的上流社会的生活。即使那个男人死了,她也分到了几辈子也花不完的财产。还仅仅是很小很小的一小部分。她没有跟他前妻的几个子女争,只要了在大陆的一小部分。她也已经十分知足了。也济身于大陆的富人行列富人阶层了。她找他跟她一起生活,就是为了找个好男人,陪她度过无忧无虑的后半生。她相信他对她的海誓山盟。他说即使她没有这么多钱,没有什么财产,他也会爱上她,跟她白头偕老,永不变心。她咯咯咯笑了,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说她相信他的话,他们彼此都已经有了深深的爱。永远不会变心的爱。

然而,当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想起,他也曾对那个她,那个他相恋了六年的她,说过同样的话,说他们已经有了深深的爱,他任何时候都不会变心,会跟她相濡以沫,白头偕老。连说过的话,都那么一样,却是对两个完全不同的女人。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个伪君子,言不由衷,表里不一。

凭心而论,他当初对何说那些话时,他确实是发自内心的,确实是要和她永远相爱,白头偕老,度过一生的。

后来他又对另外的一个她说了同样的话,他也是出自内心的,他也想一直和她生活在一起,陪她度过后半生的。

环境的不同,际遇的不同,人心也会变的吧。能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他作梦也没有想到的,却是他作梦都向往的。

那时候,他和何,他的初恋女友,一边沿着松花江畔的一条石子路走,一边说着他们的理想他们的梦想。她说她想考师范大学,将来当一名教师。她说她喜欢教师的职业,作一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塑造人的灵魂,光荣又伟大。一个人活在世上,只有具有了一颗纯洁高尚的灵魂,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大写的人。听了她的一番话,当时他笑了,说你也太浪漫了,一个人的灵魂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你怎么塑造?物质决定上层建筑决定意识形态,没有物质,就什么都没有。就像我们家,没有分的那些土地,种不出粮食,卖不出钱,就没法过日子,就得挨饿。金钱之所以被称为硬通货,就是因为它能买东西,买你所需要的物质,钱越多,你就可以买越多的东西,买你想买的一切的物质。比如我,我说想具有更多更多的钱,用这些钱,可以把我们家的破草屋翻修成砖瓦房,可以叫我爸我妈过上更好的日子,也可以像我们学校那些家里有钱的同学,买MP3,买耐克牌运动鞋,买变速自行车,买好多好多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有钱,这一切,你就只能是痴心妄想。将来我要挣更多更多的钱,我有了钱,也叫你们家从那破旧的小平房,搬进宽敞明亮的大楼里住。也迈进小康。所以,物质才是决定一切的。

听了他的这一番话,她用挺奇怪的眼光看了他一眼,好象刚刚认识他似地说:你可真会说,理论一套一套的,说来说去,就是金钱至上,灵魂不重要,金钱才是最重要,才是主宰一切的上帝。我爸爸跟我说过,他有个表妹,为了贪图荣华富贵,抛夫离子,跟一个有钱的香港老板跑了,那时候她的孩子才不到一岁,为了钱,为了富有,她连亲情也不要了,在她身上,还有灵魂吗?除了钱,她还剩下什么了?

郑州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
长春癫痫专业医院好吗
治疗癫痫病哪些方法有效果

友情链接:

无所不为网 | 空间在线破解 | 小狗罚站视频 | 九华山景点 | 建筑施工项目管理 | 维生素增长睫毛 | 企业文化墙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