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狗罚站视频 >> 正文

【看点】37床(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护士把大春带到走廊尽头的一间背阴的病房。指着靠墙的那张床对大春说:“这是你的病床,37号。”

大春环顾了一下四周,房间大概30平米,里面放了3张床,靠门处有一个卫生间。“这是三人间啊!能不能安排两人间?”大春皱着眉对护士说。

“两人间全满了。你别看这间房离护士站远,但好在它不临街,晚上睡觉很安静,关键是它不向阳,夏季住着很凉爽。”护士耐心地跟大春解释。

“好吧,谢谢。”目送着护士离开。大春把病历放在抽屉里。坐在床沿上给婷婷打了个电话。“我的住院手续办好了。你过来吧,住院部4楼37床。”

大春的胆囊炎是在5年前的一次急性“胃疼”入院时诊断出来的。第一次发作是晚饭时吃了一碗肥肠粉。躺在床上一直烧心睡不着。婷婷说:“一定是粉不消化,吃点保济丸吧。”

大春吃完药苦着脸说:“以后再也不吃粉了。”

不久之后,大春遭遇了第二次“胃疼”。这一次不像第一次那么幸运。吃完东西之后就感觉“胃胀、烧心”,甚至呼吸都扯着后背神经疼。那一周内婷婷把能想到的肠胃药都买来给大春吃,收效均不理想。直到一天夜里,大春4点从睡梦中疼醒,起身坐在床上。

“怎么了?”婷婷被异常的动静惊醒,打开床头灯,看见大春弓着背,左手按着胸口,右手抓着床沿,表情似乎很痛苦。

“天亮去看医生。”大春压低嗓子说。

“好。我陪你去。”婷婷轻轻抚摸了一下大春的后背说。

“你先睡吧,我坐一会儿再睡。”大春说。

“好吧。如果受不了,记得叫醒我。”婷婷关了灯,对着黑暗里的大春说。

一大早,婷婷陪着大春挂了消化内科的门诊。医生听完大春的阐述。一边开单一边说:“你先去做两项检查,我怀疑你是胆囊上的问题。”

“急性胆囊炎及胆结石”,看着检查报告,医生说。“我先给你开两天的吊瓶。每天到门诊打针,炎症消了就不痛了。”

“这个病严重吗?”大春小心翼翼地问。

“有小量结石,定期来复查。以后饮食注意,记住一定不能再吃炒鸡蛋了。”

“难怪你这些天总是感到疼,原来是吃了油煎鸡蛋导致的。”路上婷婷懊恼地说。不久前婷婷妈带来了30个鸡蛋,婷婷换着花样给大春做炒蛋、煎蛋、摊鸡蛋。

在这之后,大春再没吃过用鸡蛋做的食物。5年里胆也没有再作妖。只是年度体检的时候发现胆结石数量发生了变化。体检医生不止一次告诫他:“充满型胆结石,早做手术是最明智的选择。”

今年春节之后,大春把工作辞了。他决定给自己好好放个假。然后心无挂碍地到医院把胆囊切除手术做了。

5月6日是五一假期结束的第一天,大春带着病历走进了肝胆胰外科主任门诊办公室。陈主任看完病历后说:“你这个胆囊早几年就该切除了。为什么现在才来?”

“自从断了炒鸡蛋,胆就没有疼过,所以下不了决心……”大春小声地说。

“你带着这张入院通知书。到住院部办理入院手续吧。”陈主任利索地把单子递给大春。

“谢谢主任。”大春拿着通知书缓步走出门诊室。

婷婷接到大春电话之后,下午带着入院所需的一切生活用品赶到了病房。

“今天做了心电图和心脏彩超。明天早上做超声波和胸腹部磁共振……”大春一见到婷婷立即汇报入院日程安排。

“希望检查结果出来后尽快安排手术,等待期太长也挺折磨人的。”婷婷看着大春,似乎也在自言自语。

排队、检查、打印报告……婷婷陪着大春把医生要求的检查都做完已经是入院的第二天中午。立夏之后空气又干又热。俩人在食堂随便吃了快餐。大春要回病房午休,婷婷回家准备晚饭。

一曲熟悉的手机铃音响起,婷婷从厨房跑到客厅,接电话的时候抬头看了看挂钟16:15时。

“医生通知明天10点做手术。家属今天17点前到医生办公室签字。”大春一字一句地说道。

“那么快就通知手术了?早做早好。”婷婷说完舒了一口气。接着问:“今天必须要赶到医院签字,明早8点去签字行吗?”

“不行。医生说必须17点之前去。”大春斩钉截铁地说。

挂了电话,婷婷立即换衣服出门。俩人见面后就去了医生办公室。有一对母女坐在里面。招呼他们落座的是30多岁的罗医生。

“今天请你们两家人过来,主要是签署手术通知书,你们两家一台安排10点,另外一台安排下午14点。”罗医生说着,视线分别看向大春夫妇和那对母女。“顺便我把手术可能存在的风险再跟你们详细说说……”罗医生慢条斯理地说。

“请问明天是哪位医生给大春做手术?”婷婷签完字看着罗医生问。

“那要看临时安排,有可能是陈主任,也可能是我。”罗医生说。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婷婷和大春返回病房。

“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早我8点过来。”婷婷轻轻拉着大春的手说。

“尽量8点以前过来,医生说我是外科安排的第二台手术。如果第一台手术因故取消,第二台手术就提前进行。”大春看着婷婷迟疑了一会儿说。

“好的。明早别忘记吃降压药,晚上别玩手机,早点睡。”婷婷出门前又嘱咐道。

“嗯”大春低低哼了一声。

回家后,婷婷吃了晚饭,看了一会电视,拖着疲惫的脚步上床休息了。夜里醒来看了看手表,4:30时。翻个身又迷迷糊糊睡去。再次醒来是5:40时。“既然睡不着,就早点去医院吧。”婷婷想到这里,立即下床走进卫生间洗漱。

“你的血压还有点高啊!放轻松,就当自己睡了一觉手术就做好了。”婷婷刚进病房就见到护士一边收血压计一边跟大春说。

“他第一次做手术,估计太紧张了。”婷婷笑着对护士说。

“血压多高?”看着护士离开的背影,婷婷小声问。

“低压104,高压167。昨晚血压就偏高,医生给我新开了另一种降压药,今早7点我按医嘱把两种降压药都吃了。护士先后来测过几次血压,依旧没多大变化。”大春一脸苦闷地说道。

“肯定是太紧张了。昨晚休息好了吗?”婷婷温和地问。

“睡得好着呢。我都听见他打鼾了。”38床的病友老邓乐呵呵地抢着说。老邓和大春是同一天办理的入院手续,他是地州县医院转过来的。因为高烧住院查出他的肝上长了一个小脓肿。他猜测可能是常年在外面吃饭,吃到了被细菌感染的生冷肉类导致的。这次他儿子陪他来看病,目前在做各项检查,暂时不需要看护。所以他就在医院旁的快捷酒店开了间房。每到饭点他和儿子一起去吃饭。

“还不错,只要心态平和就好。”婷婷回头对老邓笑了笑,然后对着大春说。

“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这手术对我们来说就是小手术,没事的。如果你血压一直降不下来,这次就没办法给你做手术了。”8:25时,罗医生走进病房,温和地对大春说。

“好的。”大春低低地回了一句,仿佛对自己血压高居不下有些不解和担忧。

医生离开后不久,39号床的老张头儿和老伴先后走进病房。老张头74岁,4月份刚做完直肠癌和胆结石手术,5月份做化疗,老张头每天9点来,做完化疗再回家。张奶奶是一个开朗又热情的人。每次进病房都见她乐呵呵地跟病友打招呼。

“今天还好吗?”张奶奶问大春。

“10点做手术,高压167,医生说最好不超过160就能顺利做手术。”婷婷抢着回答。

“上个月住这间房做胆囊手术的两个病友,也因手术当天太紧张,高压超过180而被取消了手术,你要放松心态啊。”张奶奶微笑着对大春说。

大春微微点点头,神情却一点没放松。

老张头儿打上针剂之后,张奶奶从包里取出纸笔,认真地做着记录。这次住院,老张头的体重又减了几斤,陈主任说这次化疗使用的药量将会根据体重作调整。张奶奶的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录下老张头儿的用药量以及身体反应情况,以便及时和医生沟通反馈。

时间一点点过去,10点、11点、直到12:10时,护士来通知进手术室。大春躺在移动病床上,婷婷跟在旁边,乘坐电梯来到12楼手术室。看着大春被推进去,婷婷被麻醉医生叫到一旁,签署完麻醉通知书后,走到休息区坐下。这里已经有10多位家属安静地等在那里。虽然有几扇窗户开着,室内依旧感到闷热。里面有几个等了两个小时的家属坐不住了,有的去吃饭,有的去买水,留在里面的人不是看手机就是在窃窃私语。手术完成的病人陆陆续续被推出来,送走了一波又来一波。婷婷看了看表,大春进去快3个小时了,她的腰又酸又胀,只好站起来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与大春同一天做手术的女孩子在母亲和兄弟地陪同下,来到手术室外等待。

“你家人的手术还没结束啊?”女孩母亲微笑着问。

“是的,既然通知你们上来,我家这个应该快出来了!”婷婷深吸了一口气,神情虽然疲惫,依旧面带微笑。

“大春的家属在吗?”一个声音突然在婷婷身后传来。

“我就是……”婷婷嘴里应着,转身快步走过去。

只见一名身着白大褂、个头不高、身材匀称、戴着副近视眼镜的医生拿着一个长方形塑料盒站在那里。他慢慢蹲下,把塑料盒放地上,拿起盒内的一块组织给婷婷看。“这就是从大春身上取出的胆,里面有一颗大结石,剥了好久才取出来……”

婷婷仔细看了看医生左手捏着的暗红色的胆囊,外观没有想象的恐怖,她甚至想伸手去捏一下的冲动。

“可以拍张照片吗?”婷婷问。

“可以,这是他的结石。”医生边说边把胆放盒子上,顺手拿起一颗椭圆形,目测比鹌鹑蛋还大的物体给婷婷看。

“结石有那么大啊?”婷婷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问。

“是啊,你们5年前就该把手术做了,再晚会癌变的……”医生言之凿凿地说。

婷婷听他说完,立即明白眼前的医生就是陈主任。感激地对他说:“谢谢,幸亏他在门诊遇到您了,否则还下不了决心呢。”

“这些也是结石吗?”婷婷拍完照指着盒子另一侧放着的小袋子问。

“碎的这些是从这颗结石上敲下来的,否则石头太大了,不好取出来”陈主任耐心地解释。

“可以把这颗结石给我吗?”婷婷问。

“全给你。”陈主任把手中的“结石”和那小袋子“碎石”一并递给了她。

婷婷从包里拿出一个塑料袋小心地把它们装了起来。40分钟后,手术室的门再度打开,“大春的家属在吗?”一个中年男护工推着车走了出来。

“在呐。”婷婷立即走过去。大春躺在移动床上,脸色不算差。她俯下身摸了摸他的脸,他的眼睛慢慢睁开了。“手术做得很成功,是陈主任给你做的。”婷婷凑到大春耳畔,低声说。

“嗯。”大春虚弱地回了一句,又闭上了眼睛。

刚回到病房,老邓就从椅子上站起来。护工示意老邓帮忙抬着大春的上半身,他负责大春的腰部了腿部。婷婷忙跑到另一侧把被子和枕头挪开。看着老邓艰难地把大春挪到床上,婷婷有些于心不忍,毕竟老邓也是一个病人。“谢谢。多亏你帮忙,否则我跟护工可能也抬不动他。”护工走后,婷婷满怀歉意地对老邓说。

“都是来住院的,互相搭把手是应该的。”老邓满不在乎地笑着说。

“两个小时以后才能放枕头,定时倒尿,不要动引流袋……”护士边换吊瓶边说。

“好。”婷婷说。大春鼻子里插着氧气、左手指夹着心电监护仪探测夹,右手打着吊针,还有尿管,引流管……虽然婷婷也有过手术经历,但这次躺床上的是大春,她看着有点心疼。

“手术时间还挺长的呀,结石取出来了吧?”老邓问。

“是的,我把结石要回来了,等我清洗干净给你看。”婷婷把袋子拿出来走进卫生间。

“他的结石真大,我第一次见那么大的石头。”老邓一边看一边说。

大春痛苦地哼了一声。婷婷赶快凑过去问“怎么了?”

“我脖子难受。”大春皱着眉说。

“我要枕头!”这是大春第三次抗议了。婷婷看了看手表,才平躺了1小时10分钟。她顺手拿起薄垫给大春枕上。“先用这个,半小时之后再给你加枕头。”婷婷说。

19:15时,一名身着蓝色T恤,米色休闲裤,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走到大春床边。

“好些没有?”他问。

“好多了,那么晚了,陈主任还亲自过来,太感谢了。”听到熟悉的声音,婷婷立即站起身微笑地回应。

“你的结石太大了,本来这种小手术半小时就能做完,你这个花了1个多小时。有病要早就医,拖久了很麻烦……”陈主任对大春说。

“今天谢谢主任了。”大春说完,目送着陈主任离开病房。

夜里23点吊瓶终于打完了。大春艰难地挪了挪身子,痛苦地哼了一声。“哪里不舒服?”婷婷俯身看着大春。

“伤口疼,腰也酸疼。”大春说。

“护士说如果疼得影响睡眠,就通知她。值班医生会给你开止疼针。你要记得告诉我哦!”婷婷继续说。

“好!”大春似乎吃了一枚定心丸。又闭上了眼睛。

夜里婷婷辗转反侧睡不着,早晨6点起身,给自己和大春梳洗完,护士来测了血压,指标一切正常。

西宁中医癫痫病医院
杭州专门治癫痫的医院在哪里
癫痫吃药能根除吗

友情链接:

无所不为网 | 空间在线破解 | 小狗罚站视频 | 九华山景点 | 建筑施工项目管理 | 维生素增长睫毛 | 企业文化墙素材